目前日期文章:200912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初到愛丁堡時,前輩說過,這裡雖然緯度高,但是個海港,加上有墨西哥灣流調節,即使冬天日照很短,但氣溫不致於低到零下好幾度這種。最低溫通常出現在一二月,但也就是某幾天在負兩三度左右徘徊,幾乎不太下雪。

 

DSC00123-1.jpg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配合聖誕節,到王子街公園一遊的麋鹿們

 

就在哥本哈根的氣候變遷會議沒有做成什麼實質結論,地球也快要爆炸的同時,英國(或者說是全歐)從十二月中開始,受到強大冷氣團的襲擊,不只蘇格蘭下大雪,連英格蘭也被埋沒,交通整個大打結,不少準備返鄉歡慶聖誕節的阿杜仔被困在路上回不了家。原本我還在按算聖誕節前可以來趟倫敦之行,畢竟到這裡半年,沒去大都市見見市面好像有點俗,但後來覺得冷天旅遊不適合我這個怕冷的人因而作罷。誰知道十二月中開始,整個英國的天氣急轉直下,冷就算了,竟然還開始下雪。原本以為只是做做樣子的飄雪,沒想到竟然就這樣下阿下的,把英格蘭的交通癱瘓了。這時才想起好險沒選在這節骨眼去湊熱鬧,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ukf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也許這裡是個害怕寂寞的城市,如果夏天不來個嗨到翻天的藝術節,冬天不弄個溫馨可人的聖誕市集,似乎愛丁堡人都要枯萎了。

打從十一月底,王子街旁的公園開始搬來大型的遊樂設施:摩天輪、飛旋椅、旋轉木馬,就連施工中的捷運,也得乖乖的暫時收工,把城市還給熱烈期待聖誕節到來的民眾。難得在國外過聖誕節,當然不能錯過這些活動。一晚,胖男拉著我到聖誕市集來嘗嘗鮮,順便喝喝這個時節的應景飲料。

DSC09999.jpg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幾天前這裡還是圍起來的工地呢


ukf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前陣子認識幾位在愛丁堡念書的台灣捧由,他們問道我和胖男認識、在一起、結婚多久了。我說兩隻手的手指頭加起來還不夠算,立刻嚇得大家花容失色(拍謝拍謝),直問說那這樣還會一起過情人節什麼的嘛?老實說,是人都會彈性疲乏吧,光是一年有兩個生日、兩次情人節要過(什麼認識紀念日、結婚紀念日都還別算),再怎麼有創意的人,也受不了十年加起來的「四十次」節日,光是「想」要去哪慶祝、送什麼禮物,頭髮都白了一半。所以我和胖男有好好準備慶祝這些節日的時光並不多,因為兩個人都懶(當然,胖男比我更懶這一點無庸置疑),漸漸地都變成以「吃」來解決這些值得紀念的日子。

來到愛丁堡後,我的生日在倉皇地搬家整理行李採購用品中渡過。不過為了慶祝終於有個小窩以及生日,兩個人走到Marks&Spencer買了紅酒以及巧克力蛋糕。Marks&Spencer在愛丁堡算是除了Waitrose以外相對高檔的超市了,可沒想到那外表可口的巧克力(糖霜)蛋糕,卻讓我們兩個甜到頭皮發麻,胖男的食物處理機功能險些失常,最後在半推半就之下,花了好幾天才解決了那個令人嘆氣的蛋糕。當時我就暗暗的下了決心,等胖男生日時,我一定要親手做一個台灣口味鬆軟好吃的生日蛋糕。

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R0012699.jpg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實際上是「很甜且毫無巧克力味道的糖霜蛋糕」,吃一小塊還ok,一整個就很Orz


ukf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繼上週的油飯、鹹蛋糕之後,本週F2繼續嘗試新的台式小吃。說穿了,不過就是自己太愛吃,所以上網東找找西看看,正巧就看到周老師的水煎包食譜,一時欣喜,立刻到Tesco備足用料,展開我的「第一次」。

DSC09941.jpg  

 

麵條、水餃、鍋貼、餡餅等不用發的冷麵或燙麵我還做過,使用酵母來發麵還是頭一遭。印象中酵母是個很難控制的傢伙阿,發酵的時間溫度似乎都得小心控制才能成功,而且現在愛丁堡冷的要死(昨天又零度),適宜發酵的「28度溫暖室溫」根本是天方夜譚,就算家裡暖氣全開也無法達到這種溫度(因為學校的管線老舊,常常開到最大還是很冷)。可是F2想吃的慾望實在太高了,所以就抱著「就算發不起來煎熟還是可以吃」的阿Q想法來獻出我的第一次。

為了解決發酵的溫度問題,我第一次的基本發酵是用大同電鍋解決。先加一點點水讓電鍋蒸過跳起,打開鍋蓋讓他冷卻到摸鍋邊不會燙手的程度,然後按下保溫鍵,把麵團放進去睡一小時。一小時後,麵團長大不少,先把整個麵團摔掉空氣,然後開始稍微搓揉分團擀平包餡,包完餡後浩浩蕩蕩十四個包子在木頭砧板上排開,把烤箱調到四十度左右,進行第二次的發酵。

 

ukf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如果你是在愛丁堡念書的學生,到任何餐廳、Pub用餐都要記得問一聲有沒有學生特價。通常,結果都不會太另你失望。而截至目前為止,我個人(雖然不是學生但)覺得對學生最海派最優惠的Pub,應該就屬位於Grassmarket的Last Drop了。

古早時代的Grassmarket是愛丁堡公開執行絞刑的地方,受刑人可能在現在Last Drop店的位置喝上人生的最後一杯,大概取的意思也跟台灣死刑犯最後一餐有雞腿滷蛋一樣,希望飽餐一頓後一路好走。1784年,愛丁堡最後一次執行絞刑,地點位於這家店目前的店門前,也因此這家Pub取名「Last Drop」(最後一滴血),象徵血腥時代的結束。

廢話這麼多,當然是趕緊來介紹這家店的好康。其實還在台灣的時候,我就已經搜尋到有幾個部落格曾介紹過Last Drop,可見他在台灣旅遊界還蠻紅的,迴紋針大概是我看到最早介紹這家店的,之後也有不少部落客記上一筆,並提到有「學生優惠價」。看到「特價」F2眼睛當然立刻亮了起來,從此就把這家店默默的記在心裡。

DSC09374.jpg 

 

八月初荷蘭夫妻來訪時,是我們第一次來到這家店,四個人共點了兩份Haggis兩杯Tennent。來愛丁堡之後發現,兩人分食一份好像挺正常,通常店員都會很好心的問說是不是要share,然後拿上相當於人頭數的餐具,所以請不用害羞或硬著頭皮點上兩大份之類的。這裡的Haggis果然如傳聞中的好吃,份量我覺得沒有大到兩個很餓的人分食,但如果是當下午茶或稍填肚子,兩人一份剛剛好。結帳時我提醒胖男去問問店員有沒有學生優惠,嘿嘿,這家有良心的店還不賴,只用了一張學生證就讓我們兩份餐點算上學生價,一行四人帶著滿意的笑容離開。

ukf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自從加入了每週四主婦團的固定聚會,這一天除了會吃到大家帶來的台式好料之外,還學到很多台式小吃的作法,油飯就是一例。油飯在我印象中是個很難模仿的料理,因為舉凡爆香用的香菇蝦米一律從缺(而且我不想買中國超市的黑心中國貨),所以總覺得很難實現吃油飯的夢想。

直到有一天,胖男跟我說:「你有沒有吃過一種油飯,是只有放薑和肉絲的薑味油飯?」,說到油飯總想到太子油飯的我,對這種簡約派油飯很是狐疑,但既然現在手邊沒有香菇蝦米,不妨也試試。這一天,拿出我從台灣帶來的油蔥酥,再加上泰國長糯米、麻油、豬肉絲、薑末,以及來濫竽充數的鮮香菇,開始了第一次的油飯實驗。

DSC09784.jpg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唯一的爆香料是來自台灣的油蔥酥

 

油飯說穿了,就是「麻油炒飯」。有關糯米要不要浸泡、泡多久、是煮熟拌炒還是生米拌炒,眾說紛紜。既然是實驗,那就以傳說中最簡單超級懶人食譜--大同電鍋之台式油飯來實驗準不會出錯。

ukf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